湖北省黃岡中學
讀報資料
政教讀報 您的位置:首頁 > 專題欄目 > 讀報資料 > 政教讀報
別抱怨讀書苦,那是你去看世界的路(篇二)
2020-12-24 10:52:14 返回列表

  半夜醒來,發現女兒臥室的燈還亮著,就過去看。女兒皺著眉,正在抄寫英語單詞。

  我問,怎么還不睡?女兒氣哼哼地說,我今天聽寫錯了幾個英語單詞,老師讓每個詞抄寫一百遍,還有兩百個就抄完了。我問,怎么還錯了呢?女兒一翻白眼:沒好好背唄。

  我邊往外走邊說:那就別埋怨,老師也是為你們好,希望你們扎實地學好知識。

  女兒把書一推:媽媽,學習好苦呀,還是你們大人好,每天上個班就行,你看我都累成狗了。

  我苦笑,大人輕松到“每天上個班就行”嗎?

  前幾天,我一個表弟有事來找我,臉上大寫著一個“沮喪”。

  他在一家私企打工,干了六七年了,收入算還湊合??扇ツ暧幸欢螘r間他們工廠效益不好,老板說工資暫時按百分之六十開,等效益好了再補上。工人們也沒啥意見,既然在一條船上,就得同舟共濟吧,再說,那百分之四十只是暫時不發,又不是不給了。

  今年上半年,表弟他們工廠的效益特別好,天天加班加點趕訂單。大家以為效益好了,去年少發的那部分工資該給了吧?

  可遲遲沒有發的跡象,幾個工人就去問老板,老板一臉無辜:去年不是和大家說好的,廠里效益不好,工資就發百分之六十,大家都同意的啦。工人們面面相覷:不是說效益好了給我們補上嗎?

  爭執了半天,老板死活不承認說過“補上”這話,工人們也拿他沒辦法。

  表弟知道我做HR的,就來討個主意。

  我說這事簡單,去勞動部門一反映就解決了。表弟猶豫著說,不是沒想過,只是我們和老板鬧僵了,飯碗不就砸了?唉,好幾千塊呢,要是這錢掙得輕松,不要就不要了,可都是用力氣換來的錢,想想就心疼。

  我一邊繼續幫他想辦法,一邊埋怨:“你腦殼也不慢,可當初就不好好上學,整天說上學累,你要是能考個大學,找份好工作,還會受這種氣嗎?”

  表弟懊惱地說:“你就別說了,我后悔有什么用?那會兒我凈跟張東打游戲了。”

  我哼了一聲:“張東?張東可以拼爹,而你只能拼自己!你堂姐才是你的榜樣。”

  他堂姐是我這些表弟妹里最出息的一個。

  去年七月,在法國留學的表妹回國省親。她這些年忙于學業,在國內重點大學本碩連讀,又出國帶獎學金讀博士。從小成績拔尖,當年高考在她們縣考了第一名。

  飯桌上,表妹侃侃而談,浪漫的歐陸風情讓人神往。女兒很羨慕,說,小姨,我長大了也要像你一樣,去看看外面的大千世界。表妹鼓勵她:好好學習,你會的。

  女兒問,就只有學習這一條路嗎?

  表妹沉吟了一下:對于那些某二代某三代來說,他們通往世界的路有很多條,學習只是其中的一條。但對于我來說,考學可以說是唯一道路。

  “我的父母都是務農的,他們去過最遠的地方就是縣城。每次我媽媽說起縣城就特別興奮,說那里好大呀,人好多呀,東西好貴呀,我都有想哭的沖動。我從小眼見父母的辛勞,就立志要通過自己努力讓他們將來可以改變一下生存狀態,享受一下生活。”

  女兒好奇地問了她最關心的問題,小姨,你那么努力不累嗎?

  我表妹笑了:累啊??墒?,如果你把學習當成一件有趣的事做,開始的時候你覺得很累,可當你一次次踮起腳尖超越了自己,獲得了更多的知識和突破之后,你會感覺越來越輕松,越來越快樂。

  “寶貝,等你步入社會,你會發現,學習是最輕松快樂的事。不要辜負十幾年象牙塔的時光,它足能撐起你的夢想,讓你的目標落地生花,人生充滿無限可能和希望。”

  女兒陷入沉思狀。

  是的,孩子,我也知道你學習苦,也不要求你成為第一,但你要在該努力的年齡,不惜余力。

  如果在最該努力的年紀選擇了庸碌無為,卻借口平凡可貴,我敢保證,將來你會非常后悔,卻無法言說。

  孩子,不要抱怨讀書苦,那是你通向世界的路。

  羅素說過,人生應該像條河,開頭河身狹窄,夾在兩岸之間,河水奔騰咆哮,流過巨石,飛下懸崖。后來河面逐漸展寬,兩岸離得越來越遠,河水也流得較為平緩,最后流進大海,與海水渾然一體。

  其實,這也應是學習的歷程寫照。

  走過這段最狹窄的地方,那些你吃過的苦,熬過的夜,做過的題,背過的單詞,都會鋪成一條寬闊的路,帶你走到你想去的地方。

  (選自人民日報微信公眾號)

湖北省黃岡中學主辦 黃岡中學電教處承辦
地址:湖北省黃岡市黃州區南湖路1號
電話:0713-8838888
鄂ICP備2020022804號 鄂公網安備 42110202000017號
湖北省黃岡中學主辦 黃岡中學電教處承辦
地址:湖北省黃岡市黃州區南湖路1號
電話:0713-8838888
鄂ICP備2020022804號 鄂公網安備 42110202000017號
亚洲成a人v电影在线观看,国产精品一区二区在线观看,亚洲中文字幕永久在线不卡,大香伊蕉在人线国产免费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